泰国警方详解杀妻骗保案:手段残忍月内结案

原标题:泰国警方详解杀妻骗保案:手段残忍月内结案近日,“天津男子张某普吉杀妻骗保三千万””的消息引发关注,泰国警方今日接受采访称,该案初步认定是谋杀,嫌犯张某目前被

近日,“天津男子张某普吉杀妻骗保三千万””的消息引发关注,泰国警方今日接受采访称,该案初步认定是谋杀,嫌犯张某目前被关押在监狱,本月内警方会将所有证据提交法庭进行审理。另外,还透露事发酒店在事发时并没有及时报警。

在外人眼里,张轶凡和小洁组成的小家庭是让人羡慕的。张轶凡在银行工作,小洁在事业单位,双方收入尚可。

双方经同事介绍,相恋半年后,于2016年5月举行了婚礼。结婚时,小洁父母给女儿陪嫁了一套房子,外加80万现金。

婚后的日子过得甜甜蜜蜜,张轶凡性格内向,除了有点邋遢,其它各方面都让小洁家人满意。同时他还是个暖男,小洁怀孕期间,张轶凡时常会端着水杯跟在小洁身后说“洁,喝点水吧。”这一幕场景,曾经羡煞了许多在场的人,大家都知道张轶凡疼小洁。

小洁也是个孝顺的孩子,自从嫁给张轶凡后,公公婆婆逢人便夸,“这个儿媳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但小洁有个“缺点”,总是报喜不报忧,如果遇到不开心的事,总是喜欢藏在心里自己扛着,她怕家人担心。

平时上下班,都是张轶凡开车接送,为此小洁觉得很幸福。亲戚朋友们都说,还从来没见他们红过脸。

2017年2月,他们迎来了爱情的结晶,女儿逗人喜爱,为此家人取名为“笑笑”。张轶凡在没忽略小洁的同时,对孩子也很上心。双方父母看小两口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也很开心。为了减轻小两口的经济压力,两方老人平时也是尽力帮衬。

本以为好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但今年小两口策划的一次旅行,让这个美好的家庭走向了毁灭。

今年下半年,张轶凡和小洁打算带着1岁的女儿笑笑去马尔代夫度假。但双方老人担心孩子太小,怕走得太远不适应,就建议他们在国内的海南旅行,双方也答应了。随着出行日期到来,小两口告知家人改变了行程,将出行地点定在泰国的普吉岛。

10月27日晚,一家三口从天津海滨国际机场出发,小洁父母还给了1万元用作旅途花销,并嘱咐他们要看好孩子。

刚去普吉的时候,小洁还发过朋友圈,那边的风景很美,老人们看了也很开心。不料,刚过了几天就传来小洁出事的噩耗。

10月30日下午4点多,小洁父亲接到了亲家的电话,说女儿出事了,让他们到家里来一趟。小洁父母连忙赶到亲家家中,一进门,张轶凡父母便跪下告知说,小洁于29日在酒店泳池因游泳溺亡。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小洁的母亲根本站不住,之后大家哭作一团。

当晚8点多,平静下来的小洁父亲向泰国的女婿询问事件经过,对方回答:晚上孩子睡了后,小洁让我陪着去房间外泳池游泳,游了一会儿之后,小洁因不放心孩子,让我回去看看,但回去之后不小心睡着了,醒来发现外面下着雨,喊小洁却没人应,结果发现小洁漂在池子上。

听完女婿的叙述,小洁父亲心里犯起了嘀咕:出了这么大的事,女婿怎么现在才说呢?而且小洁会游泳且水性不错,游泳池水又不深,按道理不至于啊。另外,小洁那么疼爱女儿,一般情况是不会单独留孩子在房间的,更不会自己不去看,而让张轶凡去。

不过,这些他当时并没说出来,只是埋在心里。在他的内心里,其实还是相信女儿是溺亡的,只是存在疑点,但压根儿没往女儿是被女婿谋杀那方面去想。

次日上午9点,张轶凡来到岳父母家中,进门之后就跪下磕头。当岳父提出疑问,为什么出事后20小时才打电话报信时,张轶凡是这么解释的:当时一直在警察局做笔录,天亮才离开,事发突然,期间没带手机。

看到张轶凡悲伤的神情,小洁家人并没多说什么,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就让家人产生了疑惑。

当小洁的母亲提出尸体该如何处理时,张轶凡马上回答说,必须要先去公证处办理公证,只有开具一份可以证明亲子关系的公证书才有权处理尸体。在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都把这些事情都打听得这么清楚了?家人感觉很意外。

中午,张轶凡是在岳父家吃的饭,吃完说要出门办事,下午4点半才回来。之后,小洁家人与其一起去签署委托书,家人意外发现张轶凡手臂有伤。问询后,得到的回答是:被小洁挠的。

至此,小洁的家人心里彻底对此事产生了怀疑。“小洁是一个特别温柔、特别温和的孩子,那么多年就没见发脾气,加上他们夫妻之间感情很好,怎么会发展到动手的程度?再说旅游本身是件很开心的事,哪怕有分歧,最多拌嘴而已,不可能打架。”张女士分析道。

得知线分,小洁的父母包括亲友共7人和张轶凡一起前往泰国,处理小洁的身后事。张轶凡父母因没有护照,加之需要照顾孙女,没有一同前往。

11月3日,小洁家人前往事发的帕瑞莎酒店,想看一看案发现场。这是一家建在悬崖边的酒店,以私密性着称,房间多为面朝大海的独立别墅,且别墅之间相隔很远。

酒店负责人表示,案发的房间已住进了新的客人,他们不能进入,但酒店帮小洁家人联系了警方。警察给家属播放了一段前一日张轶凡为警方现场还原案发经过的视频。视频显示:一名警员扮演小洁,视频开始时张轶凡穿着肥大的短裤站在水里,捂着替身警员的嘴往水里摁,等到警员不再挣扎,他上岸在屋里坐了好一会儿,又下水把尸体拉到泳池边的台阶处。

小洁家人回国后,向张轶凡夫妻双方户口所在地天津滨海新区公安局塘沽分局新村派出所报案。12月3日,家属从警方拿到立案告知书。

4份保单全部为寿险,包括一份阳光保险集团合同,购买于2018年9月22日,保额666万元,一份太平洋保险合同,购买于2018年9月6日,保险金额100万元,一份同方全球人寿合同,保额800万元,购买于2018年9月5日,还有一份复兴保德信合同,保额150万元,购买于2018年6月20日。

泰国警方除了留下张轶凡的手机,其它个人物品转交给小洁父母。小洁父母在其随身携带黑色小包中,发现里面装着张轶凡和妻女的护照、户口本、结婚证、钱包以及约4万元现金和一张陌生女性的身份证。

另外,张轶凡在普吉岛的酒店里,曾向岳父母坦白他已从银行辞职。小洁父母从其工作简历中,看到他的工作截止日期是2017年1月,他们推测那时张轶凡已辞职,那是结婚后不久的时候。但这些,张轶凡以前从来没说过,“每天上班先送小洁,晚上下班再接回家,所有人都不知道辞职的事”。但家人推测,小洁是知道辞职的事的,“没工作,没收入,平时用钱瞒不住”。张女士推测,小洁对家人有所隐瞒,怕家里人担心。

紫牛新闻记者从张女士处得知,泰国具有国际认证资格的尸检中心已完成尸检,并出具报告。小洁的尸体已于11月9日被运回国内,目前已火化。